A-A+

阿基米德的音频社群路

2015年09月12日 资讯 暂无评论 阅读 728 次

王海滨是一个很奇特的人。

他有个孪生兄弟,在上海人民广播电台做消费者纠纷调解之类的节目。我有时候坐车里听到,心里就想,这哥们得有多大的耐心,以及对负能量的耐压力,才会多年如一日地做这个啊。想必这个主持人的孪生兄弟,也异于常人。

王海滨的奇特之处是:他是个逆行者。

这年头,媒体人离职创业,那都不是什么新鲜事。很多人的操作路径大致是:还没完全辞职的时候,已经开始捣鼓自己的创业项目,待到有一定眉目,离职,正式下海。

但王海滨不是。他是网络音频公司蜻蜓FM的股东(不是那种友情天使的小股东),蜻蜓FM时至今日已经不是小公司了,他反而几乎清退了所有股份,躲在体制里,拼命三郎也似地在做一个叫“阿基米德”的项目。

显然属于逆行。

阿基米德背靠上海人民广播电台,自然是一个以音频为主要媒介的平台。这是一个在去年7月开会汇报得到立项,10月就上线iOS的APP。迭代的速度很快,后来陆陆续续加入了秒杀、下载、弹幕这些功能。盘到今天,按照王海滨的说法,在上海本地市场上,拿下了200万用户,其中月活80万,日活15-20万。一个相应的配套数字是:上海地区收听广播的人口大致在900到1000万之间(索福瑞数据)。

阿基米德是非常典型的PGC音频内容,出发点基于SMG旗下的293档电台节目。这是与上海另外一家网络音频公司重点于UGC的喜马拉雅FM完全不同的道路。但同时,它也与沪上的蜻蜓FM有很大的区别。

蜻蜓FM的初衷,就是做一个网络上的收音机——这一点,可以从蜻蜓的那个icon看出来,那就是一个收音机。蜻蜓一直以来,着力于将音频内容通过互联网进行传播。

但阿基米德则更强调“社群”的概念。王海滨认为,293档节目等于293类人群或者293类喜好。从节目本身出发,是可以构建一个一个小型群落的。所以,阿基米德其实是一种社群部落的运作手法。

社群部落的典型特征就是互动性要强。这种互动体现在两方面,其一是用户有一定的内容生产,也就是跟帖。阿基米德到目前为止的上海本地生产的贴子量已经超过400万,甚至超过了一些本地门户站。其二是每个社群部落间或有些活动。阿基米德平台上最受欢迎的是节目发起的福利贴活动,比如抢个肯德基券之类。

今年3月,阿基米德平台上出现了第一单广告,金额达到近500万(不含福利)。这个广告从平台上最大的一个社群东方风云榜上出发,派发价值千万的福利。

问题是:这个广告费,最终,算谁的?

我曾经在上海人民广播电台做过一次分享交流,彼时王海滨曾向我提了一个问题:怎样与市场上的网络音频公司竞争?

我当时给出的答案有二。第一点是要懂得砸钱。这一点对于互联网公司从来不是什么问题,今天但凡有点用户量的互联网应用,哪个没经历过砸钱做推广的时期。但传统媒体很少干这个,他们喜欢资源置换。不是说资源置换有什么不对,而是说:速度太慢。互联网以快打慢,到了移动时代,越发明显。因为用户在自己的智能手机上装的APP数量,比PC里装的软件,可是少多了。一旦固化,改变习惯很难。

第二点就是处理组织和主播之间的关系,对于阿基米德这样的国有体制组织,尤其显得重要但却很难办。几乎所有的主播,都是电台员工,他们领工资做节目,如果说只是把节目往阿基米德平台上同步一下,这也就罢了,但如果还要去和听众用户互动,这多出来的且并不算少的工作量,该怎么算?

到目前为止,节目社区所得到的广告也好福利也好,阿基米德自身并不干涉,也就是不从中谋利。主播可能会有些个人的利益回报,王海滨也听之任之。他下一步的设想是有些节目可以公司化:主播与阿基米德、上海人民广播电台共同创业做一个节目社区——从工作室到节目公司——制度上去固定运营者的利益。

以我对国媒的了解,这一步其实是有点难的。而的确有网络音频公司,已经开始考虑这一点。比如喜马拉雅FM已经成立了一个投资基金,蜻蜓FM也在盘算这种做法。阿基米德上的主播们,由于都是体制员工,暂时或能待在自家平台上,时间长了,恐怕也未必能坐得住。毕竟,连央视的人都成批成批地在往外跑。

王海滨的构想,方向正确,道路曲折。

本文一直写到这里,提及的市场也好用户也好,都是上海本地的。王海滨抛下了蜻蜓FM捣鼓阿基米德,野心不会只是上海本地市场。
一个有趣的问题产生了:阿基米德是上海人民广播电台的,它有可能接入其它地方的内容吗?在纸媒这一行里,几乎看不到A省份媒体的客户端上大规模接入其它省份媒体的内容。

阿基米德正在频繁地和外省广播电台接触,希望接入它们的内容——这大概也是这个产品的名字上丝毫没有上海人民广播电台色彩的原因。阿基米德为合作者提供投票、秒杀、互动之类的服务插件,提供包括实时收听率分析的数据后台,提供节目直播和点播所需要的服务器带宽,最后,收益上不做任何分成,版权上不做任何占有。它希望用这种方式,消除其它电台的戒心,整合音频资源。

开局还算不错,浙江江苏广东这几个省份都开始尝试。

强场景、窄人群、聚服务。

这是王海滨对阿基米德的定义。

思路也好,策略也好,定位也好,都不算错。

体制,能作为助力而非障碍吗?

不好讲,走着瞧。

标签:

给我留言